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.wd0p7.cn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党史故事 >

老秘书讲述许世友在1967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5-19 15:21:39 来源: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:
  如今登在报刊杂志上的许世友将军的故事,可谓汗牛充栋。其中不乏真实写照,但有相当一部分,演绎成分太多,传奇色彩过浓,失真成了大病。对此,将军的家属和战友意见很多。电视剧《许世友》虽然比较成功,但却遗露了好多传奇故事。最近,记者在南京军区干休所,采访了许世友将军的秘书、原南京军区党办主任李永春,他说,很多重大事件我都在场,我有义务还原许司令的历史真貌。
  
  去伪存真:老秘书亲证许世友在1967
  
  2010年12月11日下午3时,在南京军区的华山大饭店,79岁的李永春谈起老首长许世友,心情非常激动。说着说着,他抓起房间里的电话,接上了军线,给远在北京的许世友夫人田普同志挂了长途。“老大姐,你好吗?我是南京老李。我想和关记者谈谈老首长,还原他老人家的历史真貌,讲讲他的真实故事,好吗?”田普说:“好,请关记者接电话。”在电话中,田老一再强调:“要真实,不能像别的文人那样胡编滥造。许司令首先是党性极强的革命军人,这一点是最重要的。我相信李主任,也相信你。”
  
  李主任说:“别的不说,就是1967年,许司令上大别山的前前后后,我看到的,和后来有些人写的不一样。”
  
  渴望见到毛泽东一诉心中迷惑
  
  1967年初,张春桥、姚文元在幕后指挥,以王洪文为首的上海造反派夺了上海市委的领导权。接着,南京的造反派也如法炮制地夺了江苏省委的大权。很快,他们把“战火”烧到了军界,在南京街头贴满了打倒“许大马棒”的大字报,对许世友将军进行各种诽谤。无奈之下,许世友不得不暂时离开南京,躲进大别山。他刚上山,造反派的电话就追到山上,许世友的回答令人胆寒——“我对毛泽东的忠心永远不会变,有错误请指出来,谁要再敢侮辱我,我就一枪打死他!”
  
  许世友深知大别山的军民与他心心相连,决不会走漏消息,安全方面是绝没有问题的。但躲避退让,姑息迁就,也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,因此他一度心里很是苦恼。他对毛泽东有种异乎寻常的崇敬,只要是毛泽东说的,从来都是绝对服从,绝不怀疑。可如今他却犯难了。这场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正是毛泽东发动的,那些无法无天的造反派打着毛泽东的旗号胡做非为,到底是老革命们错了,还是造反派错了?他有点弄不清楚了。但不管怎样迷惑,有一点他是坚定不移的,那就是这种现象绝不正常。“现在军队的规矩不要了,党的领导不提了,这怎么能行呢?这不行!”他常常这样大声地喊,练过铁砂掌的大手握成铁拳把桌子砸得震天响。
  
  许世友有一种敞开心扉,一吐为快的强烈冲动,他想找机会当面向毛泽东讨教。于是,就左一封电报又一封电报地发往北京。可是,北京方面迟迟没有传来毛泽东接见他的消息。
  
  有一天,许世友实在等不得了,他叫身边的人备车,然后带上秘书、医生等几个人连夜下山出发了,他要直接进京见毛泽东。第二天早上,途经合肥市,在稻香楼,安徽省军管会主任、十二军军长李德生盛情招待他。许世友向老部下述说了自己的苦闷,也讲了要进北京见毛泽东的想法。李德生说,他十分理解许司令的心情,也支持许司令进京。这话,许世友听了非常高兴。两人越谈越兴奋,许司令喝了不少的酒。由于谈话过度兴奋,再加上长途乘车的疲劳,早饭后许世友突感心脏不适,服药后也不见明显好转。这样,去北京的事只好暂时停下来,在大家的劝说下,他又回到了山上。
  
  说也奇怪,回到大别山后,许世友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。许世友对李永春说,李主任呀,我到底是大别山长大的,大别山生我养我,心疼我。你看,一上山,连心脏病都好了。说罢,他又让李永春等人接连用电报向党中央报告,表达他要见毛泽东的恳求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许世友接到李永春从军区党办发来的报告,说,毛主席近日巡视华东地区,准备在上海会见他,即将派空军直升机进大别山迎接,请预先准备。
  
  一架银白色的直升机飞临大别山上空,准确地降落在许世友的住处附近。登上飞机,许世友格外精神,他跟驾驶员和前来迎接的人一一握手问候。在机舱里,许世友时而眺望窗外,时而与随行的人自由交谈。大家心里也高兴呀,许司令的心里话就要讲给毛主席了。他的郁闷也就要消失了。许世友平时对部下像兄弟一样。李永春还记得不久前,他随同司令去海军视察。由于海上风大,他出现了呕吐。一天没有吃东西。许世友拿出三个大苹果,说:“不吃东西不行,李主任,我命令你给我吃掉!” 大家与许司令的感情深,看不得他郁闷。
  
  直升飞机在上海虹桥机场落后,许世友一起出机舱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他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张春桥,张春桥是来迎接他的。可是,他从心里讨厌这个人,他一向认为“这个四眼狗是个奸臣”
  
  张春桥设毒计斗酒,许世友酒后清醒见主席
  
  在上海,许世友被告知,要等候接见。许世友深知毛泽东的特点,知道他一定有更急迫的事情需要处理,所以,他不急不躁,静待召唤。
  
  在等候毛泽东接见的日子里,张春桥五次三番地来看望许世友,表现出少见的亲热。
  
  一天,张春桥又一次来到许世友的下榻处,海阔天空地谈个没完。许世友对这种谈话丝毫不感兴趣,可又不好下令送客。午饭时间到了,张春桥还不走,许世友只好吩咐工作人员加几个菜,邀请他共进午餐。无酒不请客,这是许世友的规矩。茅台酒端上来了,两人的酒杯撞在了一起。
  
  许世友很奇怪, 张春桥这个小白脸酒量竟然很大。半斤酒下肚面不改色心不慌,还继续同他一杯接一杯地干。为了随时接受毛泽东的召见,这些天许世友对喝酒是相当节制的,生怕失言对主席不恭。现在看见张春桥公然藐视他的酒量,他便横下心同这个人一决雄雌。
  
  张春桥端起满溢的酒杯向许世友敬酒,脖子一仰一饮而尽。许世友也端起满满的一杯酒,眉头不皱地喝下肚去。然后,自己再把酒斟满,等候张春桥新的挑战。那天,两人的白酒大战“战”了个平手,一是因为许世友怕喝多,二是张春桥也确实有量。
  
  送走已有几分醉意的张春桥,许世友纳闷,这位姓张的为何如此大献殷勤,他闷葫芦里究竟装的什么药?
  
 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突然传来毛泽东要立即召见的通知。他只好带着一身酒气接受毛泽东的召见!现在他终于弄明白张春桥为何要与他大战白酒了。原来姓张的事先知道毛泽东召见他的时间,然后故意把他灌醉,想让他在毛泽东面前丢丑。事后,他对李永春说:“这畜牲最他妈阴损。”
  
  许世友虽然有点醉,但见了毛泽东,却毫无失态之处。毛泽东也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,只是一笑,没有问他喝酒的事。这时,许世友内心里禁不住翻江倒海,要说的何止千言万语?他知道毛泽东日理万机,有很多大事急事要处理。所以,他便开门见山地讲了三条——
  
  “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还要不要?有的部队不听招呼,军区党委也指挥不动,这就没有
  
  章法了,怎么行?”“文化大革命,矛头不能指向解放军。 揪军内一小撮,非把军队搞乱不可,值得三思。”“农村不能搞文化大革命,不能搞得老百姓没有饭吃。”
  
  毛泽东一边慢慢抽烟,一边深沉地思考,看上去,神情高度集中。等许世友讲完以后,他当即明确地表示,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还是要讲的,几十年了,这是我们的传家宝,无论如何
  
  不能动摇。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头一条就是“一切行动听指挥”,部队不听招呼怎么行?军队要保持稳定,不能“自毁长城”。农村嘛,还是那句老话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。没有粮食,大家都要饿肚子。随后,他又加重语气地说“南京军区党委打不倒,许世友打不到,南京军区打不倒!”你回去可以广泛宣讲,就说这是我讲的“三个打不倒”。
  
  接着,毛泽东又关切地问起许世友的家庭情况,许世友一一作了回答。毛泽东风趣地说:“我家里有两派,我管不了”。当毛泽东得知江苏、安徽两省造反派扬言要进大别山抓许世友时,立即向许世友发出真诚的邀请“你要是在大别山住不下去,可以到北京去,可以住在我家里”。
  
  这样的结局,大大出乎张春桥的预料,他万万没有想到,许世友喝了那么多的酒,仍然能够那么清醒地与主席谈话。从毛泽东那里回来,许世友主动邀请张春桥喝茅台酒“再战三百合”。可是张春桥却借故没来。许世友更加认定了张春桥前番与自己斗酒的险恶用心。
  
  住进中南海,毛泽东保护了许世友
  
  许世友高高兴兴地乘坐直升机回到爱他敬他的大别山的军民之中。不久,周恩来总理从北京打来电话,他代表毛主席盛情邀请许世友到毛主席家中做客。
  
  这是许世友一生中的一段非常特殊的经历。他作为毛泽东特邀的客人,住进北京中南海,对外称许世友办公室,成员主要是他的服务人员。
  
  从许世友到每个工作人员,大家都有到了毛泽东家里的感觉。许世友所住的地方紧挨着毛泽东的住处游泳池,步行只要三五分钟,称得上是近邻。离周总理的住处西花厅那就更近了,步行两三分钟,应该算是隔壁邻舍。离其他中央领导人的住处也不远。许世友脸上多日的郁闷消失了,他再不用担心那些造反派找上门来。
  
  这时,全国各地风云变幻,许多老干部转眼之间就成了阶下囚。在北京,许世友所敬重的几位老帅和副总理被说成“二月逆流”黑干将,受到围攻和批判。许世友深知自己的处境,要不是此时毛泽东出来保他,等待他的结局恐怕更加悲惨。因此,他住进中南海以后处处谨言慎行,足不出户,他担心走漏风声会给毛泽东,周总理带来麻烦。
  
  比较之下,许世友的随行工作人员却自由的多。他们在中南海一定的范围内通行无阻,更可以随意出入中南海的西北门和北门。中南海的机关食堂是一个小小的特殊社会,无须特意打听,就能得到许多新鲜而重大的消息。他们有时把耳闻目睹的消息带给许世友,比如到食堂就餐遇到周恩来排队买饭啦,北京大街上出现了什么惊人的大字报啦等等。许世友听了这些,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他还不时提问一些问题。
  
  有一次,工作人员告诉他,现在他的住处就是中央外事办公室所在地,这里还有陈毅的办公室。他听了,当即表现出强烈的关注神情。陈老总是他在华野时的老司令呀,当年打张灵甫,就是在陈毅的指挥下大获全胜的。他说,走,去看看。在工作人员陪同下,许世友来到陈毅的办公室前,他深情地看着那扇已结了蛛网的大门。陈老总被打倒,早已离开了这里。许世友心情很难过,他默默地对着陈老总的大门敬了个军礼。时而在地上烦燥不安地踱步,时而停下脚来目光发直,流露出对陈老总的想念和担忧。
  
  许世友无时无刻不关心国家大事,每天坚持读书看报。看累了,他就打乒乓球,要么就看看电视。但到了晚上,临睡前,仍要像平日那样,命随员向他简要地报告这一天里全国发生的重大事情。
  
  有一天,周恩来,邓颖超来到许世友的住处看望。保健医生说,许司令前一天没睡好,还没有起床呢。周恩来听说后,立即劝阻止准备去叫醒他的工作人员。他老人家说:“我们现在是隔壁邻居,几步就过来了,让许司令多睡一会吧,别去惊动他!”周总理等了半个小时后,邓颖超说:“今天不见明天见,我们改天再来吧!家里还有人等着要向总理汇报工作。”这时,周总理询问了大家来后生活习惯不习惯,还说有什么困难随时向国务院办公厅提出,或直接给他们打电话。有人又要起身去通报司令,被周总理制止了。两人就这样告辞了。许世友醒后,见总理已走,批评了身边的工作人员。他说:“我许世友的嗑睡就那么重要?我就是睡死过去了,也应该把我弄醒。”
  
  1967年10月1日,许世友登上天安门,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8周年盛大庆典。他刚刚走上天安门城楼,第一眼看见了陈毅元帅,他张开双臂,快步走了上去。陈毅元帅也看到了他,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谁也讲不出话来。这时,毛泽东和朱老总走过来了,许世友向他们敬礼,并同他们一一握手。
  
  许世友在中南海住了40多天,由于有毛泽东、周恩来的全力保护,他在“文革”浩劫中安然无恙。
  
  写回忆录要讲真话,老革命家风范示后人
  
  1974年,李永春陪同杜平将军送许世友赴广州军区任司令。5年以后,许世友在那里打完
  
  了平生最后一仗,即对越自卫反击战,赫赫战功为其辉煌的名将生涯划上了一个硕大的句号。
  
  1980年,75岁的老将军离休。他回到南京,找到李永春,说:“帮我写回忆录,记住,要讲真话,讲实话。不要自吹自擂,不要文过饰非。这不是宣传我个人,主要是总结战争年代的宝贵经验,是宣传党和军队的优良传统,对青年一代讲理想、讲纪律、讲正气、讲不怕苦不怕死。特别要强调党的领导,党指向哪里,我们就打到哪里。我们党和军队在半个世纪的斗争中形成了很好的传统,这是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。我们这些老同志,要把这些财富讲出来,对广大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。坚决不能写个人如何了不起,更不能说假话,把自己凌架在党和人民的头上,吹成神仙,那我许世友坚决不干!”
  
  在这样的精神指导下,以李永春为核心的写作班子很快写出了《我要山东十六年》和《我在红军十年》。
  
  李永春对记者说:“讲真话,是许世友的一贯风格。我所以要对你讲这些,也就是要体现老首长的这种精神。”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许世友10个子女今何在?许世友子女现状揭秘
  • 揭秘: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
  • 许世友的故事五则
  • 许世友简介
  • 许世友的故事:五跪慈母
  • 许世友:将军临终也壮烈
  • 上将许世友简介和简历,许世友的故事
  • 许世友故事:一拳打死一个土匪
  • 上将许世友的绝世武功
  • 许世友为什么给毛泽东下跪
    顶一下
    (1)
    10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荐